北京荣盛私家侦探属于中国侦探协会会员,婚姻调查咨询专家,中国律师。

当前位置:北京私家侦探 > 北京商务调查 >韩国私家侦探立法波折对中国的借鉴意义

联系我们

北京荣盛商务调查公司

联系人:赵经理

手机:13701083772

邮箱:67437577@qq.com

地址:北京市朝阳区东三环北路30号紫荆豪庭

北京私人调查

韩国私家侦探立法波折对中国的借鉴意义

来源:荣盛私家侦探  日期:2019-11-06  人气:
韩国媒体近日报道称,以往以调查配偶出轨为主的韩国私家侦探行业,负责调查的领域和范围正在迅速扩大。但私家侦探仍属于“地下产业”,亟需进行规范。

  韩私家侦探兴起

  据韩国媒体报道,去年韩国警察总数为11.86万人,相当于每437名韩国公民只有1名警察,因此一旦发生个人问题,警方很难提供细致的服务和帮助。韩国警察厅姜泰英表示,警方一般将工作重心放在刑事案件上,对于民事事件只要不与犯罪有关系,当地警员很难每件事都去调查。

  有专家指出,随着社会越来越复杂,仅仅依靠司法机关解决矛盾并不现实,不仅是社会需求增加私家侦探的生存空间,很多人认为侦探很有趣也愿意从事这个行业。

  根据韩国特殊技能教育财团的统计数据,作为最具代表性的私家侦探行业资格证——“民间调查师”资格证,2008年仅有122人考取,而去年这一数字增加到628人,10年增加5倍。该资格证的持有者身份也五花八门,其中与搜查保安有关的人占29.5%(其中警察14.5%、保安员8.6%、军人6.4%),此外还有个体户(9.4%)、公司职员(8.1%)、教职人员(6.4%)、学生(6.3%)、媒体出版业人员(5.3%)、金融业(3.7%)等。在性别方面,超过九成为男性,其中40多岁(24%)和50多岁(27%)年龄层所占比例最高。

  游走于“地下产业”

  最近韩国私家侦探的最大业务是“找人”。根据大韩民间调查协会的统计数字,今年截至8月底,在该协会收到的112件私家侦探业务中,寻找失踪人员的占21.4%,比例最高,多数是寻找失散多年的父母兄弟等。而调查配偶出轨和儿女离家出走等家庭问题的占18.8%,位居第二位。

  目前,韩国私家侦探行业仍属于“地下产业”,侦探在韩国并不算正式职业被国家认可,这在OECD(经济合作与发展组织)国家中绝无仅有。不少韩国的私家侦探公司被归类于服务业,但其活动受到诸多限制。

  最突出的就是,由于没有相关制度和规范,韩国私家侦探往往在合法与非法之间的模糊地带活动。以私家侦探最常用的跟踪为例,其实也是处于合法和非法之间。如果是在开放空间或经常出现的地点进行跟踪没有问题,但搞不好就成了轻微犯罪的“跟踪骚扰”。此外,还有部分侦探公司由黑社会性质团体掌握的案例发生。

  反对将私家侦探合法化的声音在韩国仍然占据主流。韩国国内反对私家侦探合法化的理由很多,首先就是保护个人隐私的需要。

  当前韩国私家侦探等非法调查机构林立,直接导致个人信息泄露和非法侵害个人隐私。2018年6月28日,韩国宪法法院作出裁决,《信用信息利用及保护相关法律》第40条并不违宪,这意味着禁止对个人进行肆无忌惮的位置追踪、电话窃听和私生活调查等,这是对个人隐私的一种保护。最近部分私家侦探使用隐秘摄像头和GPS定位仪非法搜集私人生活信息,这已经成为不小的社会问题。

  其次,如果因为警力不足等原因将查找失踪人员等业务交给民间业者,一方面会加大受害者家属的经济负担,另一方面也是国家放弃基本义务的一种表现,因此警力不足绝不能成为私家侦探合法化的理由。

  第三,目前韩国在警卫服务(私人保镖)方面已经出现穷人和富人之间的两极分化,现在如果将私家侦探合法化,那么社会根据经济实力享受不同司法服务的不公平现象将愈演愈烈。

  第四,现在的私家侦探管理权在警察,而很多警察本身就申请了私家侦探相关证件,并在退休或离职后从事私家侦探业,如此下去容易产生警方和私家侦探业的政商勾结问题。

  合法化之路曲折

  韩国现在到底有多少私家侦探没有确切统计数字,因为很多类似公司根本不登记或者非法运营。业内人士的估算是3000余家,从业人员在6000至7000人之间。韩国东国大学法学教授姜东旭表示,粗略估算韩国私家侦探行业的营业额在1800亿韩元左右,韩国政府应该尽快将该行业纳入正轨并进行明确管理。

  韩国政府实际上也在逐步扩大私家侦探的从业资格范围,文在寅政府上台后,相关资格已经由原本的一个扩大到八个。有韩国警方人士也表示,对于部分案件中因为人力不足而调查不够深入的部分,私家侦探实际上可以弥补部分不足,这具有积极意义。

  韩国国会从20年前就开始审议关于引入私家侦探制度的法律,但至今没有一件获得通过。1998年第16届国会期间,有国会议员首次发起《公认私家侦探法案》,但此后随着“公认私家侦探业法”“民间调查业法”等概念上的争议加剧,该法最终没能获得审议。

  在第17届国会期间,有国会议员再次提出修订《民间调查业法》,但在管理政府部门是警察厅还是法务部方面争论不休,直到该届国会结有定论。

  在第18届和19届国会也两次出现关于私家侦探合法化的立法动议,但始终因为各种反对声浪太大而作罢。

  而在本届(第20届)国会期间,两名国会议员又提议修订《公认私家侦探法》和《公认私家侦探业相关法律》两部法律,但至今仍在国会排队审议。
私家侦探是现代社会文明的标志,亚洲的日本走在了规范立法管理的前列,私家侦探行业为世界公认的发达国家做出了巨大贡献,价值观和欧美看齐,日本人民生活也是世界最幸福国家,人均寿命也是全世界最长寿的,希望韩国尽快通过这两部法律,东亚三国同文同种,对中国大陆的侦探行业立法也会起到巨大的借鉴作用。相信不久的将来中国大陆和韩国都会进入侦探合法的世界,跟上世界主流价值观!

北京荣盛私家侦探信用资质